裘新:今天的报业不是昨天的报纸

编者按:历史铸就了英雄,英雄也书写了历史。每个媒体人的职业生涯,映射的都是中国媒体行业的剧烈变迁。全媒派全新策划“媒大佬”栏目,带你走进传媒圈大咖们的纷繁人生,以及他们身后的风云易变。首期聚焦上海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裘新。他当过记者,留过洋,办过报纸,任过总编……现在则掌舵时下最炙手可热的媒体国家队澎湃新闻,开启一段破冰之旅。

今天的报业不是昨天的报纸,“业”是事业、产业,“纸”仅仅是个载体。

——裘新

2013年中秋节的晚上,裘新突然接到宣传部主要领导的一个电话,通知他加入一个“六人小组”的工作,参与上海报业改革方案的筹划。一个多月后,他作为上海报业集团负责人正式亮相,担负起为上海报业掌舵的重任。在此之前,裘新留过洋、办过报、当过总编、任过传媒集团总裁,从他的故事里,我们能够捕捉上海——这个中国对外门户的传媒变迁。

与众不同的经济记者

自复旦大学毕业后,裘新进了《解放日报》,成为工交财贸部的一名记者。那时的经济报道多为工作性报道。1991年,小平同志前往上海视察,浦东开发潮也是由这一年开始。经济在改革,经济报道岂能原地踏步,千文一面的党报经济报道势必会变成经济崛起的上海的跛脚,裘新独树一帜的视角、另辟蹊径的报道方式成为浦东开发潮中的一道风景线。到了浦东开发的第6个年头,裘新创新化的经济报道已经拿下了琳琅满目的奖项。

报业的最好时候,他赶上了

1

1997年,申江服务导报筹建。在《解放日报》硕果累累的裘新被委任为筹建组负责人,次年5月,他担任该报首任主编。短短时间,他就把这份报纸办成上海最赚钱的生活类周报。1999年,他改任《新闻报》副总编辑,第二年,升任常务副总编辑,同年调为总编辑兼任《解放日报》副总编辑,辉煌被续写——《新闻报》在他手中成为上海盈利最丰厚的都市报。

2003年11月,裘新调任文汇报党委副书记、总编辑,同时也在进行深造——02年攻读完复旦大学新闻学硕士学位。04年担任文汇新民联合报业集团副社长,文汇报党委副书记、总编辑,同年获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学位;次年,他改任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党委副书记、副社长,解放日报党委书记、总编辑。

毋庸置疑,报业最好的时候,裘新赶上了,并且在这片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

广电系的日子:向死而生

互联网技术的成熟带来新媒体的崛起,传统媒体面临着主动转型和被迫改革的局面。2011年9月,裘新接下了SMG(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棒子。正像所有传统媒体人一样,面对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面对新媒体的蓬勃势头,裘新也感到焦虑。

当时的状况,裘新概括为:情况错综复杂,危机此起彼伏,转型迫在眉睫。面对僵局,裘新“向死而生”,打算抓住创新为出路。受众已然转变,只能调整自身在内容表达上符合新媒体的传播特征和规律:“多屏”“移动”“互动”。当时各大网站的内容,主要尚以转载卫视为主,裘新看到了内容争取胜出的希望,利用原有的班底和资源实力,捍卫广播电视的底线,突破内容,杀出活路,“不是创新,就是消亡”。

裘新带领SMG转型变革,却并不能改变新媒体在上海传媒圈占领重要一席之地的格局。新媒体愈发活跃的新年代,上海传媒迎来了一次重大变革——上海报业集团组建。

再次回归报业:自己做主人

2013年10月28日,时任SMG总裁的裘新首次作为上海报业集团的负责人亮相。此人事消息早已风传,以裘新金闪闪的履历,并不出人意料。也许对裘新个人来说,这个变化是突然的——一个多月前他才知晓这个消息,但这场迅猛的改革本身,并非毫无征兆,网络社会早已在啃噬传统媒体的基脚。

路要怎么走,跟上海报业集团成立的目的也是紧密相连的,裘新说:“集团不是整合权力,而是整合资源。”所以,新集团除了将为三大报社提供后勤和物业支持,令报社可以专心提供优质的内容服务外,也会在新功能上进行探索。

上海报业集团成立后,所属的解放日报社、文汇报社、新民晚报社恢复报社独立建制。裘新比喻,这是让报人“做自己命运的主人”,“法人就在球门线上,后面没人了,只有球门”。另外,解放日报、文汇报还得到财力支持。裘新觉得,这不是简单的输血,更体现了一种态度,一种全力支持办报的态度,它保证了传统媒体的权威性,“让报纸有尊严、让记者有自尊”。

框子定下来,具体步子怎么走?裘新也困惑,也迷茫。“接下来该怎么办?”他被很多人这样询问,领导、同事、同行,还有他自己。

裘新曾经把《申江服务导报》和《新闻报》做成了上海最赚钱的生活类周报和都市报,但接手上海报业集团的他却感到要带活报业,压力重重。

裘新反对将纸媒与新媒体割裂的看法,传统媒体要扭转局面,不能绕开新媒体自己走,借助它、利用它,将它作为一个施展的平台,展示自己的优质内容。从全球报业的经验来看,发展新媒体的模式和规律无外乎两种:第一种是通过优质原创内容来吸引流量,通过海量的用户来获取广告收入;第二种是面对窄众人群,以高度专业化的内容和精准服务获得用户付费收入。于是乎,澎湃出现了。

开路人:我心澎湃

上海报业集团也启用了这两种模式:第一种模式以东早《澎湃The Paper》项目为代表;第二种模式以《上海观察》、《界面》等为代表。裘新想把“澎湃”做成“中国第一个新闻问答产品”。

他在内部会议的施政纲领中说:“东早《澎湃The Paper》,它从一张传统报纸出发,做一个原创的、互动的、严肃的、有思想和价值观的、针对都市中高端人群的政经类新闻产品。作为中国第一个新闻问答产品,它将重点分辨事件中的真相和谣言,并将核实结果实时更新,增强社交属性和粘性,优质评论和互动会转化为内容在首页呈现。如果未来它的收入至少不亚于其所依托的一张报纸母体的广告收入,那就是一种可推广、可复制的模式。”

2014年6月,《澎湃The Paper》于在万众瞩目下上线,各界褒贬不一,但不论如何,也已经迈出了步子。

虽然要借助新媒体,但裘新认为不能把它看作传统媒体的唯一出路。中南传媒集团《潇湘晨报》旗下的《快乐老人报》给了裘新启发:不一定非是要搞媒体,也可以从搞内容转为搞服务,尤其是线下服务。

“现在难就难在,我们没有成功的范例,全部都得靠自己了。”裘新曾说。前面没有路,作为开路人,裘新只能开出一条路。

上海报业的风景正在易转,会变成何种模样,还待看铸景的人如何下笔。

本文由腾讯新闻旗下产品“全媒派”根据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新民网、《第一财经周刊》、《中国广播》等相关内容编辑攥写,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全媒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