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力掌握媒体融合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话语权

作者:国防大学军队建设与军队政治工作教研部 刘志富 赵和伟

编者按: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就抓好网上舆论引导工作、依法加强网络社会管理、确保网络传播秩序、创新媒体传播理念和手段、掌握网络舆论战场主动权等多次作出重要指示。此次习近平总书记明确媒体融合发展的方向、目标、思路和要求,不仅是对西方国家试图全面主导网络媒体全球话语权的有效对策,也是依托媒体融合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难得机遇。我们必须站在国家政治、文化安全的战略层面,以切实可行的策略,占领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舆论制高点。

近期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习近平总书记针对媒体融合发展的方向、目标、思路和要求等发表重要讲话。这次讲话,受到国内外广泛关注热议,被誉为吹响了中国媒体融合发展的号角。推进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融合发展,是党中央着眼全球媒体发展大趋势、掌握网络舆论战场主动权作出的科学战略决策,是着力巩固宣传思想文化阵地、壮大主流思想舆论作出的重大政策部署,为推动媒体深化改革、迎来大发展提供了有力指导,为进一步大力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加强网上意识形态斗争提供了坚实保证。

一、 西方国家试图全面主导媒体融合浪潮中全球价值体系的话语权

在网络迅猛发展、新兴媒体层出不穷的当今时代,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犹如一种巨大的浪潮席卷全球,浩浩荡荡,不进则退。谁能勇立潮头,谁就占据主动,否则就会失去发展契机,沦为被动境地。从全球范围来看,传统媒体与新兴媒体的融合发展暗含着巨大的利益争夺,只有做大做强新型媒体集团,才能在世界媒体市场中占据份额、成为卖家并赢得受众,否则只能成为世界新闻的看客和消费媒体的顾客。与此同时,这种融合发展还隐藏着复杂的价值观博弈,基本上是拥有强大国际传播实力的西方国家掌握着国际话语权和价值观“评判权”,而传播实力较弱的国家则常常被西方“指指点点”、“说三道四”。

(一) 西方主流媒体掌握着全球的新闻霸权,但仍然在寻求基于行业价值观的媒体融合

在传统意义上,西方三大通讯社(美联社、路透社、法新社)、五大电视网(ABC、NBC、CBS、CNN、FOX)和六大新闻报刊(《时代》、《新闻周刊》、《经济学家》、《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构成了全球国际新闻主要供应商。在新兴媒体形态下,脸谱、推特、聚友等社交媒体正与日俱增地扩大其全球网用户,越来越多的世界新闻首先在社交媒体中播报,尔后流向传统媒体转载报道。2010 年7 月,美国市场研究公司尼尔森发布报告称,全球网民有四分之三都在以各种形式使用社交媒体,而且数据显示社交媒体主导了亚太互联网。2014 年3 月,美国皮尤研究公司发布《新闻媒体状况》报告显示,2003 至2010 年间为美国报纸工作的国际记者减少了24%,全美952 家电视台中有整整四分之一并不制作自己的新闻节目而选用共享模式,而与此同时,社交媒体和移动设备为新闻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受众渠道,2013 年网络新闻视频大举扩张后的数字视频广告收入较2012 年增长了44%。综合多方面情况看,西方媒体融合主要走的是给老牌媒体赋予新生、创造全新实体,及融合与管理相结合等三条路径。值得关注的是,西方传统媒体在推进融合中,首先提出的一条原则就是基于行业价值观进行管理。比如,美联社在2013 年5 月修订的《美联社工作人员社交媒体使用守则》中开门见山地指出:守则是基于我们对于新闻价值原则的一贯阐述而提出的,旨在将新闻行业理念应用到新的社交媒体领域,进而提升品牌效力。

(二) 西方国家不仅具有无可比拟的全球网络控制权优势,而且在借助网络对全球施加价值观影响

无论从国际互联网开创、网络社交媒体发源,还是从全球互联网根服务器控制等多个方面,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无疑是全球的网络霸主。但近10 多年以来,美国在不断加强网络战司令部、网络战部队等力量建设和出台《网络空间行动战略》的同时,竭力利用互联网输出西方价值观。2006 年底,美国国防部组建了网络媒体战部队,旨在提高网斗争能力和传播美国价值观。2009 年,美国有情报官针对伊朗动荡感言:“中情局突然发现通过互联网输出美国的价值观,远比派特工到目标国家或培养认同美国价值观的当地人代理容易。”2010 年初,希拉里高调发表“互联网自由”演讲,之后美国国会批准2010 年预算拨款3000 万美元,“用于对中国、伊朗和其它国家的网络审查作斗争。”2011 年,社交媒体助燃引爆了西亚、北非的政局动荡,“阿拉伯之春”突尼斯、埃及、利比亚等数国政权更迭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对此,奥巴马声称:“我们支持一套普世权利,包括人民表达观点和选择领导人的自由……我们出生的国度是由渴望自由的人们通过革命所缔造,因此我们欢迎这样的事实:中东和北非的历史正在发展,年轻人正在引领航向。”

(三)西方国家面临内部“网络暴民”和外部极端言行困局,开始反思如何管控社交媒体和网上言行

然而,物极必反。近年来,西方国家内部不断出现散布谣言、危害社会的“网络暴民”,对此西方政要和主流媒体开始反思如何管控社交媒体和人们的网上言行。英国总统卡梅伦指出,网络行为同样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网民应共同抵制那些有劣迹网站,并声称“这是我们每个人都可参与的举措”。在美国“棱镜”计划曝光后,世界各国对美国在网络空间“无法无天”地对规模巨大的人群进行秘密监视与侦察,表达了强烈的愤怒和不满。德国要求美方解释窃听事件,美国人民也要求政府停止侵犯个人隐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利用社交媒体,打着“普世价值”幌子声称推翻原政权后会给西亚北非人民带来民主和自由,但却导致该地区经济下滑、社会动荡、宗教斗争加剧,还不断促发了大规模的反美运动,结果是美国“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且愈演愈烈的是,极端组织“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ISIS)利用社交网站发布信息,公开图片在白宫外秀“国旗”,还数次展示“屠杀视频”以此庆祝“开斋节”。据美国智库新美国安全中心2014 年8 月发布的报告显示,该组织正是通过社交网络进行交流,招募来自美国、法国、英国、澳大利亚和北欧等国家3000多名西方公民为成员。